• 2007-04-11

    为《三峡好人》鼓掌

    Tag: 电影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bomo-logs/5016027.html

    最近几天有点崩溃,第八周要上印刷设计。64个课时怎么上得让人觉得没辜负大好时光是个问题。我想到可以穿插点丝网印,让大家自己动手做。一查资料头都大了,工序非常复杂,没有专业工作室会一片混乱。

    两顿午饭的时间看完《三峡好人》。画面的还原性极好,每次看了我都想怎么拍的呢这是。对影片的另外一个感觉,很中国,这种感觉是没有在这块工地上生活过的人没有的,是没在长江边生活过的人很难感受到的。关于影片中一些超现实的符号,贾自己说,什么都可能发生,“存在了两千年的城市两年就被淹没了”,这种困惑不亚于我们看见飞碟或其它不可思议的东西。同时我也想起余华在回应小说《兄弟》里面疯狂的文字时说,生活本身永远比小说更叫人吃惊。

    关于贾樟柯的票房,我个人觉得是因为他的电影不需要去电影院看,拍马屁的说,就是在哪看都是好电影。

    这海报做的……没啥说的了,贾樟柯那演员哪,真是……没啥说的了。不过一看见赵涛,我就想起当年老李头在寝室那声“谁有创可贴啊~~~”,绝活绝活!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恩恩,是这意思,我能够接受.要知道,贾樟柯同时还是神秘主义者.说他讨便宜的傻比太笨了,这骂点找的太次,我还在找,我要找个好点的骂点儿.丫想什么我不知道,也轮不着我揣测,丫好这都知道,但你是在捍卫吧?怎么看我怎么觉得你是贾樟柯的巧嘴厉害的亲妹妹,委员会都请出来了,好,我要尽快找个骂点儿.
    回复老李老公说:
    维护就维护呗~谁还没个偶像~
    我想说明一个常态和艺术状态之间的关系。
    比方说小贾的东西看起来非常的常态,好象都是未经处理的生活直播。
    实际上是处理过的,是艺术状态的这不用说吧。
    说这种常态画面是回归也好,是一种以常态为元素的运用也好,
    目前他挺成功的。
    那么举凤姐的例子是为了说,这种成功它是风格上偶然的胜利,
    还是小贾真的是哲学家,要看他今后的作品,尤其是风格完全不同的电影。
    哲学家是一通百通的这不会有假。
    2007-04-22 19:45:13
  • 娃我帮你打电话问了个搞印刷的朋友,妈的平时在我面前装的很有势力,到用起来就断电了,什么只在上海有关系了(他自己就是湖北人)把我给气的,对不起没有帮上你哦!
    回复美妤说:
    没有关系,我已经想办法搞丝网了。要找人是很麻烦的,别人即使有印刷厂也不见得乐意有人去参观,扰乱工作秩序嘛。谢谢你啦~:)波滋~,亲个~
    2007-04-20 15:34:42
  • 没有看过。。。不想看。。。只想睡着。。。
    回复丁丁说:
    开头是闷了点:)
    2007-04-20 15:27:14
  • 你的博客都成了电影评论了

    有空去我那里坐坐

    我闲暇时创造了一篇庸俗的科幻小说

    有关我和孩儿他爸
    回复表妹说:
    我看了,常看,密切关注你的小家庭建设状况:)
    小说我也看了。。。给我也安排一角色啊
    2007-04-20 15:26:26
  • <看电影>的牛二是我喜欢的影评人,他对贾樟柯有这样的评论,但我仅仅部分同意,说来同乐,他说<红楼梦>里的赛诗会,凤姐儿迟来,临走硬被拉着做诗会的开头一句,憋出一句"一夜北风紧",林妹妹说,这恰恰是会作诗的写法.但到底会不会,只有贾樟柯和凤辣子自己知道了.牛二应该是把说笑作为第一要义,这是我喜欢他的原因.跟玩笑较真儿的那就叫傻比了.他说贾樟柯的电影是呈现式的,而呈现式的电影的不如解释性的深刻,我觉得丫这句露出不懂电影的馅儿了,丫能把红楼这么牛比的活学活用应该是看了几本书的,但显然没看过苏珊.桑塔格的<反对阐述>,用一个如此简单到可笑的标准来区别电影的好坏实在让人发指,丫显然不懂得电影艺术评论中需要涉及的复杂条件,也不知道电影史,要么丫就是巴赞的反对者,要真是我倒想丫给我一个理由.巴赞的电影本体论在我看来是电影作为艺术形式的发展链的顶端,巴赞当然是敏感之极的艺术家.不然想不出来这种在我看来需要醍醐灌顶才能悟出的东西,人那个电影素养是我无法想象的干净和纯粹.我估计牛二丫的不是学艺术的,丝毫不让情感在电影面前宣泄,估计看都是坐老远拿望远镜看的.老拿文学那套来套用电影,文学也不带这样儿区分的呀,啧,我当初怎么那么喜欢丫啊......嗨,人也许也就是混口稀饭,我犯得着么.
    回复老李老公老王说:
    小贾自己说了,要深入,还要浅出。他本人就是深入浅出的身体力行者,回到了
    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,朴素的境界。比方说,一个书法家,写了楷体,再写行书,再到草书,
    狂草,再回到楷体,那楷体和他当初的楷体能一样么。把一件事一个道理弄穿了,弄透了,
    哲学就出来了。小贾也说了,讲哲学也可以讲得很通俗,让各个阶层的观众都找到点什么,
    太对了。

    颁奖委员会觉得他的好处就是真实,人物感人。真实是路边随处捡的一块石头么?
    你去拍三峡的故事,你以为把镜头随便瞄向一个当地的居民你就抓到了真实么?
    拍张家大叔打了刘家大叔你就反映了中国民俗么?场景可能是真实生活的片断,
    但对这个片断的选择绝不是随意的。

    它刻意到哪个程度,辛苦到哪个程度,不是搞电影的不会明白,
    不是天生的艺术坯子也难明白。它比这部电影编剧构思来得更早,
    也许渗透在导演半辈子的成长经历和行为习惯当中。
    2007-04-20 15:24:5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