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6-02-23

    向前向前向前

    Tag: 时光

    题目是我送给自己的口号,提醒自己,看前面,不看后面。错了也死不悔改,人生就是过桥,哪有回头路。

    说起过桥我有个挺尴尬的经历,01年班上去凤凰写生,到凤凰当天正是7月半,为了看河灯大家摸黑出了门。凤凰的那个河很多人都知道,就是沈从文写的那个,河面还挺宽。上面有个木板桥,走上去特别滑,天是黑的,只听见桥下水哗哗流。我走第一个,战战兢兢,走到一半前面一块木板居然断了,跨过去又怕滑了,回头也不行,人都路路续续上来了。老张我一闭眼——爬了过去,成为当晚总笑料。更可笑的是第二天天亮,大家才发现河水才尺把深,摔下去会骨折。

  • 2005-10-31

    冲动是魔鬼

    Tag: 时光

    时间很快,特别是2000年以后。一个个不熟悉的年份匆匆来了又走。也许是因为长大,世界小了,时间才短了。天不长,地不久,取而代之的是我对无常的恐惧。无常与变迁象征着损失,比如搬家,比如改行,比如更换恋爱对象。

    在异常忙碌的这段时间我学到了很多东西。包括对一个成熟的人的敬意,我不再说他们扁平无聊,成熟已经意味着太多的宽容、太多的积累。

    这几天总算缓了口气,还来自于我和导师极不理智的顶撞,老赵教我一句话:冲动是魔鬼。

  • 2005-09-04

    严肃点 打劫呢

    Tag: 时光

    每个学期的开始和结束都是我恐惧的日子。学期末的恐慌来自学校里毕业生的悲壮情绪,和其他学生面对考试的压抑。学期初的恐惧来自纷至沓来的手续,比如排队交钱。今早好不容易从行政楼外面排到行政楼里面,从一楼拐角男厕所排到二楼拐角女厕所,临近神圣的财务科才发现排错了队,我……——嗷嗷嗷嗷!

    下午教个博士生画素描,这是我当“博导”的第四周。其实他还是满有天赋的,比我当初学画快多了。

    晚上系里开会,论文、实习、工作。每一样都让我不轻松。努力啊努力啊。珍惜时光,节约用钱。

  • 宿舍停水数日。我住到青山葵家。

    格格对我表示了理智的欢迎,表现为嗅嗅,蹭蹭。小黑对我表示了不太理智的欢迎,表现为抓毛了我的新T恤,并在我的裙子上盖脚印留念。但不可否认,小黑有着油光水滑的皮毛,当它睡觉时,用光脚在它的肚子上腿上摩着,舒服极了。

    闲来无事,打薄了头发,扎起来一点点,象小黑的尾巴。最后一晚,到江边坐着,太喜欢长江了。一辈子不想离开它,如果可以的话。

  • 2005-08-14

    kiss shooting star

    Tag: 时光

    早就听说昨天有英仙座的流星雨,但关键时刻居然忘了,且睡得比平时还早。醒来才记起,有点失落。

    不知多少人看过01年狮子座的流星雨,我原本对这个东西不感冒。一方面我从不相信报到会准确,二方面我对天文现象和迷信活动都不狂热。

    但是午夜躺在宿舍的床上,听见外面人群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,终于忍不住下了楼。天空象两个高手对弈的棋盘,星星在优美地移动,太不可思议。它们擦过大气层划出的火光,有的发白,有的是橙色。许了好多愿,有的实现了。

    转眼四年过去了,仍然盼望着流星雨,愿它拯救我奄奄一息的激情与信心。

  • 2005-07-09

    走到七月中央

    Tag: 时光

    这个月和上个月和上上个月和上上上个月有个共同的特点,就是那些我怀有希望的事物基本上都落了空。

    我一直企图在表面上看起来平静,但现在是彻底郁闷了,连表演活泼快乐之类常规项目的劲都没有了。头发没梳清楚就出了门,一路愁眉不展,象个自闭症患者一样思考问题出在哪。

    阿毛打来N个电话,主要是发泄对她近似于交际花的销售工作的不满。这叫我更加沮丧,对社会生活的广泛失望又上了一个新台阶。

    生活的规律难道就是不断受打击,直到心力交瘁,走向衰老、死亡这个大结局?

  • 2005-06-24

    昨日记

    Tag: 时光

    上一次发烧不记得是几岁的事情。但是昨天的发烧让我体会到健康的可贵,并发誓不再用任何东西与之交换。

    发烧真可恶,脑袋以上是感冒和白痴症状,脑袋以下是瘫痪症状。下午老李拎我去校医院,排队途中我问老李:你怕不怕死?老李看我一眼:我不怕死,我怕半死。

    回来,吃药,卧倒。接到葵和狮子慰问电话各一个。吃了半拉大西瓜,吃了老李给煮的八宝粥,心满意足地退了烧。

    PS:今日余些许感冒症状,鼻涕不断,鼻周皮肤疼痛。花虎队餐巾纸太 硬,换清风。

  • 2005-06-07

    高考

    Tag: 时光

    在同学的提醒下,我想起今天是高考的日子.武汉的天气骤然凉爽,算是考生的福气.

    我是99年高考的,在九江第一中学.三天内环湖的路都水泄不通,这个场面真是不多见.一中在湖边,风很大.每个考生进场的时候,领瓶矿泉水,领块石头.当然不是拿来打别人的头.

    对考试我也不紧张,只是觉得这漫长的煎熬总算有了个头.也在现在考了无数试以后,得到一个结论,没有什么考试可以决定人的一辈子.

  • 2005-06-03

    暴雨期待中

    Tag: 时光

    大军送我雪狐小日历,才发现现在武汉日气温已经有34度.当然,如果现在就嫌热.以后的日子可没法过了.

    昨晚和老李各自躺在床上,心浮气燥,久久不能睡去.吊扇很勤奋,但半天才悠过来一圈.只好回忆某个寒酸的冬夜,三更半夜热得快坏了,我们无法搞个人卫生,手脚冰凉,被子冷得让人没有钻进去的勇气.这样一想,心里果然有点凉.

    但最盼望的还是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大暴雨,乌云突然压下来,闪电照亮半边天,然后是轰隆隆,哗啦啦.关上窗户,关上电脑,迅速跳上床(以便让老李关灯).那就太好了,阿门.

  • 2005-04-14

    星期一、二、三

    Tag: 时光

    星期一的口语课延长了,因为老师星期三有事。我的口语又碰到新的瓶颈,就是表达方式的幼稚,以及低劣的准确性。用以前公共课英语老师的说法“baby talking"。我决定好好看语法,放慢语速,及时纠正错误。加油!

    星期二晚上和大军去听那个著名的红楼讲坛,人多得古怪,只好坐地上。演讲的那个女生…不能说她已经有了多大建树,不过她那种深入的类似于走火入魔的钻研态度,的确令人敬佩。

    星期三上网碰见葵,她的生活可以用又红又专来形容。那种充实而又马列的学习,北方式的生活,造就了她乐观而肯定的态度,让我自惭形秽。so我决定好好学习,向好同志看齐。

  • 如果可以选择,我愿出生在60年代末,在80年代度过我的青春期,因为那是最美的几年。

    在我的家乡,居民区多是2层的小红砖楼,被一棵棵高大的法国梧桐隔开,新修立交桥的栏杆被漆成白色。印象中,总是洒满阳光的春天,菜肴的香味从每家的厨房传出。

    年轻人刚刚开始烫头听摇滚乐,还往往被长辈指责。流行的女装,是有褶皱或蝴蝶结的衬衣和中筒裙。我想要是在那个时候上大学、谈恋爱是多么有意思。有书信,有便宜的电影,有硬绑绑的绿豆冰棒和崭新的世界观。可惜那时我只是个剪着整齐刘海的小女孩,业余爱好是过家家,能体会的还太少。